东贝B抛转A方案收两连板 B股改革“道阻且长”-世界上最大的火山

发表时间:2020年05月27日 03:33:57内容来源:东贝B抛转A方案收两连板 B股改革“道阻且长”

来自:东贝B抛转A方案收两连板 B股改革“道阻且长”文章地址:http://society.zzj520.com/less/01101639.shtml

东贝B抛转A方案收两连板 B股改革“道阻且长”

原标题:东贝B抛转A方案收两连板 B股改革“道阻且长”

东贝B的转A股方案,让本已淡出投资者视野的B股市场再一次获得关注。  5月26日,东贝B复牌后连续第二日涨停,报收于1.269美元/股,总市值合计21.16亿美元。  上周五,东贝B抛出了一份《关于本次换股吸收合并构成关联交易的公告》,大股东湖北东贝机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东贝集团)拟向东贝B股除东贝集团以外的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,并以换股方式吸收合并东贝B股。  时隔3年多,又一纯B股公司的转A方案,让被边缘化许久的B股市场瞬间躁动,甚至部分B股借机“蹭热点”。  早已跌破面值存在退市风险的*ST大化B 5月25日在互动平台表示,公司将积极关注东贝集团正在筹划的向东贝B股公司除东贝集团以外的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,并以换股方式吸收合并东贝B股事项。当日,*ST大化B也直奔涨停。  有市场人士认为,东贝B的转A方案或对市场上其他B股公司产生激励作用。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,目前B股的“退出”方案都是“一事一议”,并不具有普适性。改革迟迟无法推进、交投清淡、流动性匮乏、融资功能缺失等或将仍困扰B股较长时间。  “B股目前还没有普适性的出路。从过往情况看,有B转A、B转H、回购和AB股并轨四条路径,也有一些可供借鉴的案例。但具体到每家B股公司,要找到合适的出路并不容易。在具体操作上基本没有太大的难点,而是政策上是否走得通,可能需要从顶层设计上彻底解决B股存在的各种问题。”经济学家宋清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。  东贝B转A引热议  根据数据显示,近年来,A股市场的成交额都在数千亿、万亿以上,常年占据了A、B股总成交额99.95%以上。  反观B股市场,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转板离开,目前B股仅有96家公司,其中包括17家纯B股公司。尽管开立B股账户的投资者超过237万户,远超新三板开户数量,但平均每月的成交额却远不及新三板,甚至部分月份成交额不及新三板的1/3。  同时在A、B股上市的企业也明显感觉到了两个市场的估值差异,79家B股公司的股价较A股股价均明显折价,且绝大多数折价率超过三成,最高的折价率更高达79.78%。  交投惨淡、融资功能缺失等,让B股逐渐失去吸引力,不仅投资者将其抛诸脑后,部分企业也得过且过。本报记者统计发现,2019年有15家B股公司处于亏损状态,其中6家公司近两年连续亏损。此外,5家B股公司当前股价不足1元,面临退市风险。  东贝B股的转A方案,重燃了部分投资者的信心。据了解,东贝B股的吸收合并草案中,最终确定东贝B股的换股价格为2.479美元/股,折合人民币17.59元/股,相比东贝B股当前的股价溢价95.35%。东贝集团股票的发行价格则为9.77元/股,换股比例为1:1.8。  此外,合并方案还将向东贝B股异议股东提供现金选择权,由黄石国资公司担任现金选择权提供方。东贝B股异议股东可按照交易均价1.061美元/股的基础上溢价15%,即1.220美元/股(折合人民币8.66元/股)的价格全部或部分申报行使现金选择权。  目前,该交易还有待双方股东大会及中国证监会等政府部门审批。而对于东贝B股是否能够成功转A的讨论,却已经非常热烈。有华南地区资深投行人士分析指出:“东贝转A风险不大,操作速度应该很快,(东贝集团)大概率走IPO程序。”  但也有市场人士认为,由于两个市场存在较大差异,且各方利益诉求难以平衡,B股转A股过程中也蕴含不小的风险。  “东贝B股转A股需要的时间比较长,且存在一定的失败风险。毕竟A股市场和B股市场是两个不同的、分割的市场,两者之间存在着流通障碍、货币结算和价格差异以及交易规则的不同等诸多问题,B股转A股并非易事。”宋清辉表示。  法国SKEMA商学院(苏州校区)客座教授于宝山也对记者指出,大股东、中小投资者之间的博弈也可能对这场B转A方案带来不确定性,如大股东选择哪种转换成本更低、给出的价格合不合理、投资人能否从中获得足够的利益并且是否接受(公司给出的换股)方案等。  5月26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了东贝B证券部询问筹划进展,接线人员确认,目前东贝集团还未递交招股说明书等申报材料,“具体情况将会在后续公告中披露”。  B股该何去何从?  东贝B的选择只是当前B股生态的一角。  近年来,随着B股市场持续低迷,越来越多优质企业选择逃离该市场,主要采用B转A、B转H、回购和AB股并轨等方式。如此前万科B、中集B、丽珠B等“A+B”上市公司选择B转H;浙能控股吸收合并东电B股、新城控股吸收合并新城B股,城投控股吸收合并阳晨B股、南山控股吸收合并深基地B等B股公司成功转移到A股;长安汽车等选择回购B股……  然而,并非所有的企业都有转板的实力和勇气,东沣B、舜喆B和粤华包B等纯B股公司都曾尝试股权重构改革,但由于政策不明朗,最终都不了了之。  未来,B股究竟该走向何方成为了市场急需解决的问题。  前资深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对记者指出:“(改革B股的)呼吁声还不够大,因为B股影响实在太小了,但这确实是个要解决的问题。”  在王骥跃看来,B转A,技术上不是太难的事,但涉及部门众多,还涉及监管改革决心和急迫性问题。“个人认为现在还都在一事一议阶段。监管可能在技术上探索各种可能性,然后再分类去解决。另外这不是证监会一家的事,还涉及外管局。”  而宋清辉则指出:“无论B股是改革还是全面退出,对我国资本市场都是一件好事,但如果依然保持当前状况迟迟不作改变,B股将继续成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以及容易被遗忘的累赘。实际上,B股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,其历史使命已经完成,直接废除B股可能是一个最佳选择。”

东贝B抛转A方案收两连板 B股改革“道阻且长”